垫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垫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亚马逊开放平台对第三方商家管理不善现弊端

发布时间:2020-02-11 07:27:00 阅读: 来源:垫圈厂家

好不容易在网上“淘”到了心爱的书籍,满怀期待地等待了近一个月,卖家却以各种理由推迟发货,最后干脆不接电话“消失”了!近日,本报接到了这样一则投诉,这家“无良”商家正是亚马逊非自营的第三方商家。

2011年,亚马逊中国开放了第三方卖家平台。开放平台一方面给亚马逊带来了大量利润,但另一方面网上对亚马逊第三方卖家也是投诉不断。上周,还有媒体曝出了亚马逊中国第三方卖家销售大量盗版书籍的消息。由于亚马逊中国在准入和监管中的不善,其第三方开放平台弊端日益暴露了出来。

先是虚假发货,后又以各种理由推迟发货,最后干脆“失踪”了

今年4月23日,杭州王女士通过亚马逊中国在其第三方加盟商鸿利图书店订购了一本名为《寻找奇迹:无名教学的片段》的正版全新书,书原价35元,商家定价84.9元,再加上15元运费,共计99.9元。

“这本书非常难寻,曾找遍整个杭州的新华书店都没有找到,虽然商家加价50元,我也毫不犹豫地下单了。”王女士说,当时商家注明该书将于4月30日-5月9日送达。不过4月25日,她就收到一封来自亚马逊的邮件,告知她此书已经发货,由中通速递负责承运。

爱书心切的王女士立即致电中通速递,询问书已经到了何处,却被告知,此单为空单,快递公司会去联系卖家核实情况。过了一会儿,卖家主动打来电话解释,承认发了空单,书正在河南仓库,不久便会寄出,并保证会在规定的时间内送达。

4月30日,王女士再次接到卖家电话,说书出了点问题,不能在约定的时间内送货,将会推迟到5月12日。“虽然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相信卖家的话,毕竟我是真的很想买到这本书。”

5月13日,这本书还是迟迟不见踪影。王女士觉得不对劲,赶紧拨打卖家的电话,不是忙音就是没人接听,“卖家就这么失踪了,再也联系不上。”

这家店的负面评价高达92%,还有其他数百人也遭遇类似问题

王女士的遭遇究竟是偶然还是店主蓄谋已久呢?接到王女士投诉后,记者先按照亚马逊邮件中提供的快递单号查询,发现该包裹已于4月25日从河南南阳发货,并于5月13日在长沙签收。“我的地址是杭州,怎么会寄到长沙去呢?一开始店主就虚假发货,可见根本就不是诚心做生意的。”

随后,记者登录亚马逊中国,按照她提供的信息找到了卖这本书的商家——鸿利图书店。发现这家店卖的书都很“偏门”,市场上很难找到,并且一般都会加价卖。

此外,在最新反馈一栏里有239条评价,其中有200来条都是投诉付钱后卖家迟迟不发货的留言。

“可以确定就是一个骗子公司,不知道亚马逊怎么审核的,快递单号是假的,书到现在还没有到,哪有半点诚信啊!还等着写论文呢,真是被害死了,20天了,电话永远接不通,太愤怒了!”另外一个网友“祁朋”投诉道。

“至今未收到商品,之前联系说5月12日左右送达,结果到5月19日致电说正版没货能否提供影印本,买家不同意,卖家拒不退款,卖家服务让人无法忍受,希望亚马逊能帮助解决,尽快提供正版书籍。”网友“叶伍清风”留言。

仔细研究卖家信息,这家鸿利图书店地址为南京市六合区鸿利棋牌室,留言中有网友反映,“地址是假的,根本没有这家店。”此外,商家还留了一个手机号码,通过查询,发现号码归属地则是青岛,再加上前面的发货地址是河南南阳,根本搞不清楚这家店是哪里的。

连续三天向亚马逊投诉,客服只有一句话:“请耐心等待”

迟迟联系不上卖家,王女士只有联系亚马逊客服,原以为这家国际知名的电子商务公司处理机制肯定会很迅速,没想到他们的推诿态度也让王女士极度失望。

5月13日,王女士拨打了亚马逊中国的客服电话,并在他们的指导的下提交了退款索赔请求。亚马逊承诺会在24小时内联系她。可是24小时后,并没有接到任何亚马逊的处理回复意见。

5月14日再次致电亚马逊,被告知没有看到她的退款索赔请求,想要解决这件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再提交索赔请求,该客服说会帮她再提交一次,请王女士等待。

5月15日中午,又一个24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回应。第三次致电亚马逊客服,一名自称“没有工号”的客服人员接待了她,说系统内仍然没有查到她的退款索赔要求,可能是同事失误导致,他表示会立即重新提交一次并请她“耐心等待”。

5月16日中午,再一个24小时后,依然没有亚马逊的任何回复。第四次致电亚马逊客服,询问处理结果,对方说,退款请求已经看到了。至于处理意见,还是“请您继续耐心等待。”

记者了解到,直到提交投诉后第四天,“消失”的商家终于打来了电话,说王女士想要购买的书已经没有正版,只能给她退款。

究竟是不是“骗子”?

公安部门:目前无法断定,只能去找亚马逊解决

“这么多人投诉说明这家店肯定是有问题的。我不明白的是,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还有就是,对于信用度这么低下的店铺,亚马逊为什么不管管呢?”王女士说。

据悉,消费者在亚马逊中国购物的付款方式有在线网银支付、支付宝支付、货到付款等方式。王女士当时就是通过支付宝付款的。根据支付宝的消费记录,她的钱已经在4月23日购物当天打入了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账号。不过这笔钱会在亚马逊扣留2个月,之后再转给第三方商家。“其间如果发生了投诉纠纷亚马逊有权直接退款。”亚马逊客服说。也就是说,商家并不能直接拿到消费者的钱。

随后,记者陪同王女士来到公安部门报案,被告知目前此事件只属于民事纠纷,暂不能立案,“这种事情还是只能让亚马逊中国协商解决。”

2011年亚马逊中国正式开放第三方卖家平台,也是主流电商平台中唯一一个不收入驻费的网站,卖家入驻只要符合三个资质:首先必须是在中国内地注册的企业,且需要具备销售相应商品的资质(个体工商户不能入驻);其次能够开具发票;第三就是具备全国配送能力。

有业内专家分析,目前法律上对于电商平台和入驻商家售价行为的责任界定还不明确。在政策和机构职能未能很好落实的情况下,电商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局面近期不会有改变。“其实如何把好入驻商家的审核关非常重要。入驻门槛过低的话,一些小商家会浑水摸鱼进来,惹来更多的投诉。不能仅仅为了利润最后砸掉自己的品牌。”

相关新闻:亚马逊日售盗版书近千册

上周,国内最有影响力的图书公司之一广西师大出版社北京贝贝特公司在微博上透露,亚马逊中国的第三方卖家售出的柴静《看见》、木心《文学回忆录》绝大多数为盗版书。此事引发广泛关注。

贝贝特公司宣传主管孙瑞岑介绍,柴静的《看见》从去年12月上市至今年4月,累计销量达200万册,并一直位列亚马逊畅销榜首位。

4月下旬,他通过亚马逊后台销售数据监控看到,原本日销量近千册的《看见》,突然滑落至仅一两百册,他这才发现亚马逊的默认链接已换成第三方卖家。

后经抽调第三方卖家样书,他们发现这些售价在6折以下的低价书,均有用纸差、错字、印图模糊等盗版痕迹。在他们购买的25册《看见》中有24册是盗版,购买的10册《文学回忆录》中全是盗版,而且均无法提供发票。

目前那些涉嫌出售盗版的第三方卖家,已经被亚马逊中国强令关闭,盗版《看见》、《文学回忆录》也暂时不见踪迹。贝贝特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决定《看见》、《文学回忆录》两书暂不对亚马逊中国供货,何时恢复供货尚不确定。”

贝贝特公司“挑战”亚马逊中国,在出版圈内也引发了震动。北京磨铁图书公司负责人沈浩波第一时间发微博力挺贝贝特,称“磨铁图书将全面加入维权。”

译林出版社、新经典文化等出版社,也都相继表示自己是“受害者”。李承鹏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刘同的《谁的青春不迷茫》、扬·马特尔《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以及东野圭吾、张爱玲系列书籍等畅销书都遭遇到类似侵权行为。

中山工商税务办理

注册公司注销

深圳注册公司经营范围

广州筹划税务收入

筹划税务中介

深圳筹划税务技巧与实务

广州注册公司工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