垫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垫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事故救援曲靖煤矿透水事故救援第三天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11:58 阅读: 来源:垫圈厂家

事故 救援 曲靖煤矿透水事故救援第三天

昨日上午,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下海子煤矿透水事故应急救援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应急救援最新进展:截至昨日上午9时,井下水位总共下降40厘米,指挥部决定进行钻孔作业,已开始安装钻机等设备。为做好家属接待安抚工作,还专门成立了群众工作组。

已选定位置开始钻孔作业

曲靖市煤炭局副局长杨彬在发布会上介绍,各项救援工作正按计划推进。“现在总共有11台抽水泵轮流参与救援排水。”

他表示,指挥部决定进行钻孔作业,目前钻孔点已经定位,正在安装钻机及抽水相关设备。昨日下午,记者在离矿井六七百米的原陆东煤矿旧址上看到,一片荒废的建筑旁边有10多名工人正在紧张进行钻孔作业。一位正在工作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钻孔面就是煤矿的巷道,预计钻孔深度在100多米,估计一两天内就会完成钻孔作业。据了解,钻孔打通可以往井下探测生命,输送氧气和食物,更可以辅助排水工作。

记者了解到,四川救援队抽水设备处于安装调试阶段,其中1台大功率水泵已开始抽水。贵州救援队投入使用的1台水泵在运行1小时后出现故障,正在用另外1台水泵替换。

据介绍,为了提高救援设备运输能力,指挥部正准备组织井下调度绞车安装,“安装方案已经确定,绞车及轨道已经运到救援现场。”此外,为保障救援排水工作不中断,所需的备用水泵及配套零部件正在组织调运。

昼夜温差大,救援困难

昨日下午4时许,救援指挥部再次发布信息称,为及时做好家属接待安抚工作,麒麟区委、区政府已成立专门的群众工作组直接联系每一名被困矿工家属,落实保包责任,一对一做好被困矿工家属的思想疏导和解释工作。

据了解,22名被困矿工家属目前被安置在三个宾馆,统一安排食宿,截至8日,已统计接待了400多位被困人员家属。指挥部已安排医护人员在宾馆24小时值班,为家属提供医疗服务,及时通报救援情况。同时与罗平县、宣威市、陆良县沟通联系,派出工作组,协助群众工作组做好工作。

此外,据记者了解,由于事故煤矿地处偏僻山区,冬春交替昼夜温差较大,抢险救援现场条件十分艰苦,参与救援的领导及民警、武警消防官兵身穿单衣抵御寒冷,救援当日只能啃着干硬的土豆抵抗饥饿。

家属声音

不敢把消息告诉怀孕8个多月的儿媳

一位不停抹泪的女士告诉记者,她叫尹德华,是被困矿工周吕江的母亲。尹女士介绍,他们家在罗平县,儿子周吕江今年23岁,已经成家,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儿媳现在已怀孕8个多月,估计下个月就可能生产,目前还没敢把消息告诉她,生怕影响了身体。

尹德华说,为了能赚点钱,儿子一个多月前才到矿上工作,没想到一直到现在还生死未卜。尹女士说,现在周吕江的爷爷已经不在了,奶奶也已经60多岁,身体也越来越不好,自己之所以太伤心,实在不知道万一出什么事,这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家该怎么过。

儿子连夜从学校里赶了回来

记者见到被困旷工蒋家书的妻子高森英时,她正以泪洗面,周围几个孩子也悲伤不已。她告诉记者,他们老家在罗平县马街镇纸厂村,蒋家书今年50岁,膝下养育有两儿一女,大儿子现在山西读大学,其他两个孩子也都在上学。

高森英告诉记者,蒋家书从事煤矿工作已经有30多年,到下海子工作也有三四年时间,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蒋家书在井下生死未卜,真不知道万一出什么事,以后该怎么过,亲戚朋友也都很关心蒋家书,20多人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计从各地赶了过来。

蒋家书的大儿子蒋国技也赶了回来,他告诉记者,自己正在山西吕梁大学读大二,7日上午接到了姨妈说父亲煤矿出事的电话,便急忙向班主任和同学那里借了2500元钱后,马不停蹄地往家赶,到家已是8日凌晨4时了。

蒋国技说,父亲是一位识字不多的人,平时写名字时都是别人帮着代写,他自己再按个手印,尽管父亲识字不多话语很少,但非常爱自己的家人,无论自己多苦,也要让孩子读好的学校。

焦点追问

是否存在迟报?生还希望有多大?

截至昨日15时,云南曲靖下海子煤矿透水事故发生已逾58个小时,被困井下的22名工人仍然无法取得联系,抢险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煤矿对事故迟报是否已经认定?被困人员生还的希望有多大?

是否迟报?“调查组尚未成立”

据当地官方通报,事故发生时间是7日4时50分。但据事故中安全升井的矿工讲述,他们发现透水应该在当日凌晨4时左右。一名安全升井的矿工说:“三点半我听到底下有炮声,正等着接煤,但过了半个小时也没见煤上来,打电话给下面的工友也打不通,我就跑到下面去看,跑了四五分钟就发现水已经漫上来了。”这名矿工表示,发现透水事故后,他立即跑回地面报告了矿长,还要求矿长打电话报警,此时时间在4点左右。然而,直到7时50分,该矿才往麒麟区里汇报,曲靖市政府上午9时10分才接到事故报告。

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国务院493号令,2007年6月1日起施行),事故发生后,现场人员应立即向单位负责人报告;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在1小时内向县级以上安监部门报告。

对煤矿涉嫌迟报事故的行为,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认定?记者在事故现场采访多名有关人士,均被告知“以事故调查组结论为准”。8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当地官方提供的事故调查组联络员,对方回答说“事故调查组尚未成立,什么时候成立还不知道”。

曲靖市副市长张镭7日曾表示:“矿井负责人已经被带去协助调查。”另一官方人士称,煤矿有关负责人已被公安机关控制,但具体是谁语焉不详。

生还的希望有多大?

截至昨日15时,事故已发生58个小时了,被困22名矿工仍然没法取得联系。被困人员生还的希望有多大?

据事故救援专家组组长、云南省安监局副局长汤忠明介绍,矿井最底层作业面的最高海拔是1876米,而井下积水水面的海拔是1886米(4月7日事故刚发生后的数据),也就是说井下水深超过10米。他还介绍:“事发时,22个人在最底层工作面的透水点,工作面有一段40米的巷道,这条巷道有一定的倾角,如果能跑到巷道的高处,就还有存活的可能。”

据成功升井的殷稳平介绍,事发后他跑到矿井的两个回风巷看,发现都已经被水淹了。因此,井下被淹是否有空气,空气是否能够流通是未知数。

在现场救援区域外,400多名被困人员家属一直在焦急地等待。在山西吕梁读书的蒋国技,听到父亲蒋家书被困矿井的消息,第一时间赶了回来。他说:“只希望水尽快抽完,希望父亲平安……”

“人的生命高于一切。现在首要工作还是救人!救人!救人!”云南省省长李纪恒现场指挥搜救时反复强调,“我们要抱定22人都活着的信念,尽最大努力营救。”

长春帽子

南昌淀粉包装机

浙江粘钻的胶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