垫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垫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托举姐小蟹妹我红的新闻与浪漫红网两会报道组幕后故事【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6:56:03 阅读: 来源:垫圈厂家

红网团队在北京融媒演播中心合影。

想记录最清晰声音全程举着录音笔的“托举姐”;

以相机包为“桌子”,自己则打坐般盘坐于地上的“佛坐哥”;

领结婚证第二天,还没办酒,就来到北京的“小蟹”;

……

今天,小编带大家关注一下,这些活跃在全国两会上的红网记者,听听他们在两会里的小故事。

为了记录最清晰声音,记者廖洁全程举着录音笔。

两会“客串”

文/采访中心时政部刘玉先

跑全国两会,今年是第六个年头了。

来之前,便一直在思考,在去年推出《微观两会》系列报道的基础上,如何再创新,推出与众不同的产品。

来到北京后,发现要实现这一目标,有些难度。一来摄影记者进不了会场,而影像是新闻报道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只能借李长宏老师“高大上”的相机,硬着头皮上,弥补无摄影记者驻会的短板。二来融媒体产品“大行其道”的当下,单纯靠几篇图文报道,除非常重磅的内容外,很难脱颖而出。

为此,大会开幕前便给自己定了新的目标,那就是——在拍好照片的同时,尽量多出有看头,让人眼前一亮的文字报道。

记者刘玉先找最佳角度,躺在地上仰拍。

3月4日,大会开幕前一天,便前往大部队驻地酒店,从李长宏老师那拿到高端设备,尼康D5,以及24-70,70-200两个镜头。大会开幕后,全团会议也好,分组讨论也罢,在拍完会场全景及领导照片后,便寻思着拍一组代表认真听会、积极履职的照片。

于是,会场上紧盯代表们的一举一动,一有“风吹草动”便赶紧按下快门,定格最精彩瞬间。3月5日大会开幕后,3月6日晚上,便推出《镜观两会|你专注的样子最好看(组图)》报道,主要是全团会议和分组讨论中,代表们履职尽责的“表情风景线”。

3月7日下午,湖南代表团媒体开放日。可以说,这是大会期间,湖南团最重要的主场活动了。显然,图片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尤其是还要进行现场图文滚动播报,容不得半点松懈和马虎。

电脑、手机是否100%的充满电,相机读卡器是否能正常使用,电脑内存是否足够(保证现场处理图片能迅速到位)??中午吃完饭,检查完毕后,2点10分乘车前往人民大会堂湖南厅,排队、安检、观察现场座位摆设等细节后,已是2点35分。此时主持人宣布,原定于3点开始的会议,提前至2点45分举行。

赶紧占领正对主席台的中间位置,好第一时间拍好全景照。奈何自己海拔不高,又没折叠梯子,加之身边拍照、摄影记者太多,咔咔咔拍了几张,一不小心就被挤了出来。

拍完全景照后,紧接着就是5个代表的发言,以及中外媒体记者现场提问环节,因现场设置有围栏,24、70镜头短了,赶紧换上70、200镜头,及时拍好每个代表的发言,以及后面九个现场提问记者的照片和领导回答提问时的照片,为保证图文效果,尽可能及时将现场盛况通过滚动播报扩散开来,每拍完照片后,以相机包为“桌子”,自己则打坐般盘坐于地上,拷照片、调试照片,加上水印,第一时间传给后方编辑。

同时,利用间隙,及时捕捉记者们的各类“神器”、踊跃提问的瞬间、及时赶稿和录音的画面。当晚九点便推出《镜观两会|开放日,世界聚焦湖南(组图)》报道,将开放日的盛况展现开来。

在人民大会堂听了总理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后,记者周洁与代表们一道回驻地分享报告中的利好消息。

当晚,在处理图片的时候,室友突然惊喜地告诉我,在腾讯新闻上,看到了我的照片。原来,现场为拍好一张照片,找到最佳角度,我躺在地上仰拍的瞬间恰好被中国网的同行抓拍到,被其作为3月7日两会好图片来推荐。

事非经过不知难,几天的摄影下来,感觉摄影是体力活。端着十来斤重的机子,在会场跑来跑去,以至于后面几天右手腕都有点点酸痛。同时,又是一门很深的技术活,如何构图、选最佳拍摄点,如何调快门、光圈,如何裁剪、调试图片等等,均不是三五天就能立马见效,而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2019全国两会即将闭幕,回首今年的两会,特别要感谢两位同事,让我这个文字记者在摄影方面有一点点小小的成就感,也让自己知道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来年两会,必将做好更为充分的准备,迎接新的“战场”。

认真工作的人最美丽。

生活如这一次采访总会有一扇门

文/采访中心政务部陈彦兵

3月5日,来北京的第3天,我的任务是采访全国人大代表、长沙雅礼中学校长刘维朝。

“听说刘代表曾经婉拒所有媒体的采访。”在室友的规劝声中,我放下手中的电话。

“……我带着千万网友的留言和期待,想要咨询您两个问题。”下午5点,编辑完信息,发送。

30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手表上的指针,清晰地发出声响,在寂静中变得嘹亮。我站在代表驻地走廊的尽头,眺望远处的万家灯火。窗外的北京,华灯初上,车水马龙,而我内心仅存的希望,似乎正伴随着黄昏的隐退,逐渐走向凋零。

不久后,我终于收到代表回复的短信,可以接受采访。顿时激动的内心深感出乎意料。

距离约定的采访时间仅两小时,我坐在会客区,开始整理相关的资料。

作为领跑湖湘基础教育的名校,我想知道高考改革,他们如今准备得如何,作为雅礼的校长,我还想知道他有着什么样的情怀。

采访结束已经深夜,记者陈彦兵打开电脑准备赶稿。

两个小时的采访,代表的谈吐极为亲和。他给我描述希望中的雅礼中学,他希望雅礼不单单是一座座冰冷的教学楼、一排排整齐的课桌,而是一座富含生命气息的地方。涵养生命的气象,他希望雅礼如同一棵大树,生机勃勃、蒸蒸日上。从雅礼走出去的学生,自信阳光、开朗坚强,每一位学生都有自己的个性,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看法。

“其实在见您之前,我以为……”我按捺不住内心的疑问。

“您以为会碰钉子?”刘代表坦承,一直以来,确实很少接受采访,因为想埋头做事,其他的都留与他人去说。

“您是任正非式的校长,是实干家。”

“没有没有。”他一边摆手,一边谦虚道。

我接着问,“那您为什么会接受我们的采访?”

他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我感到我有责任,我有责任给广大网友一个回复。”

晚上10点,记者王义正结束了一天的采访。

突然感到内心微微的颤动,随后深深的感动。他婉拒大多数媒体,却为红网留着一道门。采访结束,时间已到晚上11点,回去的路上,北京的寒风呼啸而至。“11点半开会”,这个点,很多人都已进入梦乡,而我们,还在为新的一天做准备。突然想起《云巅之上》里一句台词,袁姗姗作为替补主持人上场,被换下的主持人对她说,“别跟我说你会尽力而为,这是我经营了15年的节目,你得玩命做。”

在红网,从没有人下达如此苛刻的要求,而这样的使命,却似乎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

蓬生麻中,不扶则直。从红遍整个网络的“托举姐”到神情专注的“坐佛哥”,红网人留下一个个坚挺的背影,不仅仅只是简单的“敬业”。领证第二天,来不及办酒,就来到北京的小蟹,大半夜拍北京夜景的摄影记者,大风中或蹲、或趴在天桥上,与黑夜融为一体,只有背后的“时刻”二字夺目清晰。被创意玩出花来的政府工作报告解读,还有在群里无论多晚都随叫随到的编辑,还有那句“您不睡觉也不行啊!”的规劝……

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经过这次两会,再一次深刻感受到,拼搏与担当是红网人的常态。两会结束,借一句代表吉言自勉——以苦干续写辉煌,以实干托起心中的梦想。

北京的夜灯火阑珊,房间的灯彻夜不眠。记者王宇晨、王波、张必闻在讨论小蟹视频。

五人小组在北京的日与夜

文/采访中心重点创意部王宇晨

今年全国两会,红网将虚拟演播室开设到了北京。即省两会后,《小蟹观两会》开始了第二季。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人们可能会给予较多的宽容和赞誉,但到了第二次,就会变得苛刻起来。团队的压力可想而知。

说到团队,一个视频栏目的团队,一般情况下会是一个浩浩荡荡的队伍。但北京的小蟹团队,只有五人,从选题在脑海中浮现,到拍摄制作上传分发,都要靠自己。在北京的酒店里,一天要出一期节目,不发狠是不行的。

当然,这个栏目,得到了领导的支持,这是十分重要的,可以说是决定性因素。

白天根据会议议程构思选题和形成文案,晚上录制、制图、动效制作、抠像、剪辑、合成,流程很多,但我们要最短时间内完成,没有两把刷子也是不行的。

服装有问题……抠像有问题……色彩有问题……节奏有问题……辛辛苦苦赶出来的片子,问题不停地反馈来,除了抓紧检查和修改,更重要的是不能沮丧,节目还得继续做,没有定力也是不行的。

开完会回房间的记者张兴莎,也是小蟹组美美的主播。

动效要渲染,每渲染一次要三个小时,只能在渲染间隙休息,一做就到了凌晨三四点。五人的房间都不在一个楼层,我就在酒店楼层间上蹿下跳,后期的两位好汉在密闭的房间里闷得眼冒金星,没有一定体力也是不行的。

我在想,为什么要做这样一档节目,为什么要逼迫自己和团队那么狠?就是为了让我们两会报道,面目看起来新一些,亲一些,轻一些。这个不断尝试、不断探索的状态,可能是年复一年做两会报道的人,最需要的。

节目做多了,那些制作里的瑕疵和遗憾,仍然不停在我脑海里闪回。人工智能什么时候能发达到,让我发现了瑕疵,就自动提示修改?科技什么时候能让制作周期压缩到最极限,让我们渲染时不再苦等?真希望有科技界的代表委员能回答这个问题。

记者陈宗昊脖子上挂着一个相机,手上提着一个相机。

第一次上会有点“囧”

文/采访中心时政部陈宗昊

从事新闻工作十多年,今年还是我第一次上会。幸好带着我跑政协会议的同事黎鑫是“老口子”,加上有过几次跑省两会的经验,于是我拖了一箱子冬装(到北京之后才知道长沙冷多了)、麻起胆子进京。

3月1日中午,跟着队伍到北京友谊宾馆,领证件、拿手册、寻住处,跟进了城的乡巴佬一般,脑壳都望歪。

安顿好一切后,黎鑫告诉我,3日下午的大会开幕是重头戏,和往年相比,住湘全国政协委员潘碧灵将亮相本次大会的首场委员通道,不能有丝毫闪失。

3日上午,约访完陈晓红委员后,我们匆匆赶往人民大会堂。验证、排队、安检、进场,计划下午两点开始的委员通道,待我们一点一刻左右到达时,大厅里蹲守占位的记者已经基本就绪,尤其提供给摄影摄像记者的摄影台上早已森严壁垒,且不说架着摄像机三脚架的电视记者占了好大地盘,连摄影记者都跨坐在折叠梯子上,警惕地望着我们这些后来者,生怕有不知趣的人继续往上挤。

跟黎鑫稍微合计一下,我们两个分好工:他冲锋往前挤进去录音,我向后穿插争取上台拍照。可是围着三层的摄影台走了三圈,我哀叹: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既来之,则安之。我看看时间还早,先给相机装上长焦镜头,想着万一中间有人要去五谷轮回之所,我挤上去了恐怕很难换镜头。果不其然,五分钟后,一个憋得满脸通红的摄影记者举着尼康D5相机蹒跚而下,更妙的是这位同行体型与我相差仿佛,这意味着腾出来的空间不至于引起他人有过激反应。说时迟,那时快,我化身为一枚灵活的胖子蹿上了摄影台第二层,两旁来不及补位的同行一脸惊诧尚未退去,我已经开始用相机取景了。这一刻,透过长焦镜头,我看到了大厅墙上的钟显示着13:27。

夜,深了。奔波忙碌了一天的记者郭薇灿顾不上休息,在电脑前赶稿。

等待,等待,等待……脚麻了,原地扭扭活血;手酸了,换成胳膊抱着相机。最恼火的还是后面的摄像记者,动不动说旁边的人蹭了他们三脚架、挡了他们视线。这半个多小时,仿佛比一天还长。

终于,委员们来了。但我发现,我的70—200/2.8镜头根本拍不下全景,台上那么挤,换镜头已经不可能了,只好掏出手机先来一张保底。连等两拨委员后,排名第七的潘碧灵委员终于闪亮登场。早已调好光圈快门的我,等他回答湖南卫视记者提问时,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根据后方编辑的安排,我用手机录下了潘委员回答问题的竖视频。掉头寻找黎鑫,想让他帮忙给我递个广角镜头,结果发现他早已不在现场——在此感谢“三金”老师的灵泛,因为当时委员们已经陆续抵达人民大会堂,根据之前约定,除潘碧灵委员外,其他所有住湘全国政协委员将于14:30在大会堂前合影留念,幸亏黎鑫留意了时间,提前出去并顺利给大家拍了合影。

为及时赶发稿件,红网时刻记者黎鑫在会场外面席地而坐,编发快讯稿件。

委员通道的照片拍到了,我心里的石头垮了一半,传图给编辑是另外一半。委员通道尚未结束,我跳下摄影台,通过手机连相机的WiFi卡。结果,咣当,筐瓢了。这破卡死活打不开,好容易打开了,图片半天刷不出,好容易刷出了,手机又发不出去。

我当时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再次感谢“三金”老师的“灵泛”,只见他冒将出来拖着正满口问候东芝和中国联通的我往门口走:“这里人太多,信号不好发不出去,换个地方试试。”一分钟后,视频、图片都成功发出,心里的石头全部垮下去后,我才发现自己的棉衣早已汗湿透。

回首我的全国两会“处女秀”,因为经验的空白,造成了现场节奏失调,虽然没有误事,但值得吸取教训的地方不少,下次如果有机会还能参加全国两会报道,我必须做好充分准备。

红网时刻记者 何青 整理报道

513彩票

宠物星球mega进化内购版

醉红楼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