垫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垫圈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成品油定价机制市场化道路遥不可及是嘛

发布时间:2021-07-13 09:09:19 阅读: 来源:垫圈厂家
成品油定价机制市场化道路遥不可及是嘛

成品油定价机制“市场化”道路遥不可及?

任何关于成品油定价方面的吹风草动就液晶屏显示会在市场上引起更大的波澜。2010年8月25日,国家发改委“将关门评估成品油定价机制”的言论就是如此。

一种普遍的观点是,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现有、试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承受太多来自国内两大石油公司和社会民众两方面的压力,而这也客观上推动了官方重启评估前述机制的步伐。

不过,业内普遍认为,尽管重启评估,否则将会进入设定状态)设定温度但夹在油企与民众间的发改委必然发出“难哉”的感叹。同时,由于各项利益的差异化,成品油定价机制“市场化”道路依然遥不可及。

8月25日,国家发改委相关司局人士证实,目前正在研究对国内现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作出调整。该人士透露,修改后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将会更加灵活,更能反映市场和企业的成本变化。

26日,梳理发现,这是自去年12月23日,成品油定价机制微调后,关于上述机制,国家发改委今年首次触及这个“敏感”话题。因此,上述消息发出后,立刻在更大范围内引发关注,特别是在目前国内成品油价格“追涨不追跌”的市场趋势下。

统计显示,截至26日,距离今年6月1日最后一次调价,国内成品油价格即将连超3个月未作调整。来自市场消息称,自2008年底实行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以来,这是除今年3月前后国内油价创下4个月不动外,其调价时间等待最长的一次。

而在这3个月内,类似于“追涨不追跌”的事例也并非第一次发生。来自卓创资讯机构的数据显示,自6月1日国内成品油零售价格下调之后,国际原油价格持续震荡,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上述震荡局面就使得三地原油移动变化率两度越过国家规定的“4%”调价红线。在此背景下,市场先后预测7月初、7月中旬以及7月底为国内成品油调价窗口开启日。

然而,“追涨不追跌”惯有的形式下,资讯机构预测的三次调价窗口也未曾开启。在此背景下,一场市场与官方的争论便不可避免地展开。这期间,众资讯机构曾一度将矛头直指国家发改委,他们认为,现行成品油价格机制和《石油价格管理办法》正“被歪曲”,“规则是发改委制定的,怎么算,他们说了算。”一名不愿具名的成品油分析人士之前透露。

而更有甚者,对于国内成品油“当降不降”的现实,外界曾一度认为,真正让成品油市场调价行为变得错综复杂的是机制背后的利益争论,而这期间,发改委在给国内石油巨头们提供“庇护7、 平常工作环境及关机后应注意防尘、防腐蚀介质”。毕竟,根据中石化、中石油两大集团上半年的财报显示,两巨头上半年炼油盈利不大,因此,考虑两大巨头的炼油利润,“人为推迟调价时间”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

不过,对于发改委的作为,两巨头似乎并不领情,他们多次发表言论表示对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的不满。就在刚刚过去的上个月,在发改委方面表示“国内油价下调条件不具备”的背景下,包括两巨头山东市场在内的国内多个地市成品油市场直接绕开国家发改委,自行降价。对此,业内表示,上述行为等于给企图维护油企利益的国家发改委“响亮一击”。

于是,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发改委“重启评估”成品油定价机制的行为便在情理之中

事实上,关于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的呼声PDS在1~2内产生力学性能降落现象由来已久。

今年1月28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就曾表示,2010年国家发改委将对油价管理办法有关细节进行调整,并将以相应的方式征求社会意见。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石化江西石油分公司总经理陈立国也建议,缩短现行机制规定的调价间隔时间至10天,并将一定区间调价权下放石油企业,适当提高国Ⅲ标准汽油价格。

上述建议无一不是针对目前市场上执行的去年5月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毕竟,在业内人士看来,该《办法》还存在诸多模糊的地方。定价机制不够透明,即国内成品油的平均加工成本和适当利润两项指标不明确就广为市场人士诟病,此外对参照系问题,即到底是按怎样的国际原油标准执行“22+4%”的调价标准存有争议。

对此,卓创成品油陈晴对本报表示,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还不完善这一点也是发改委所承认的,在机制的缺陷中,成品油价格上调时各地经常出现囤油现象,调价时间也有一定的滞后,并且考虑到经济以及民生的现状,上调幅度经常不到位,有时候也没能完全反映生产成本。这就导致了成品油调价在油企和消费者中‘两头不讨好’。

与此同时,陈晴称,新的定价机制颁布以来,一直存在许多模糊条款,如“按照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当国际市场原油价格高于每桶80美元时,开始扣减加工利润率,直至按加工零利润计算成品油价格;每桶高于130美元时,按照兼顾生产者、消费者利益,采取适当财税政策保证成品油生产和供应,汽柴油价格原则上不提或者少提”。定价机制明确了当国际油价处于每桶美元和130美元以上的两种管制情况。但是,在上述两个区间内价格政策表述过于笼统,缺乏具体细节。而今年以来,不到条件调价和到条件不调价就使得定价机制更加趋于模糊化。

陈晴表示,对于目前发生的一切,我们均可以理解所谓的最终解释权归于发改委,是要避免市场大量的投机作为,维持市场秩序。不过如上两种情况下的价格管制可谓都是以牺牲国内成品油生产企业的利润来实现的,在这种情况下不免出现生产企业由于利润减少甚至亏损而减少供应,并因此导致国内市场出现“油荒”的可能性将进一步加大。

对于如何改变上述不利情况,尽管业内给出了无数建议,然而,从目前看,国内成品油的平均加工成本和适当利润这两项指标却不明确。在平均加工成本的保护下,国内的炼油企业大多丧失了主动降低生产成本的积极性。同时,从近几年几大油企的业绩报告中也可以看出,无论国际油价处于何种位置,炼厂生产成本如何,成品油销售企业都是可以获得利润的,不会出现亏损,“这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无论国际油价高低,国际经济形势如何,国内的几大石油企业都能够实现大幅盈利。”

此外,中国价值指数首席研究员崔新生表示,部分行动以及言论的不谋而合,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石油巨头与国家发改委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因此,在种种“外衣”缠绕以及层层利益的束缚下,如果不理清错综复杂的关系,那么,被业内寄予厚望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市场化道路”就必然依旧遥远。而同时,这也意味着,未来,夹在油企与消费者之间的发改委也依旧会发出“难哉”的感叹。

注:本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盐城西装订做
新疆西装定制
河南工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