垫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垫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古巴开车半小时去上网古巴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3-13 12:17:19 阅读: 来源:垫圈厂家

夜晚降临,古巴哈瓦那自由饭店附近的空地上开始聚集起越来越多拿着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人。

一个女孩坐在餐厅门外的空地上专注地凝视着眼前的电脑,屏幕上闪烁着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标志性的蓝色。

这里曾经是卡斯特罗在1959年革命成功后进入哈瓦那时的临时总部,现在,这座饭店则成为古巴为数不多拥有公共互联网热点的地方。

今年6月,古巴政府宣布将在16个城市建立共35个公共无线热点(WiFi)区域,用户可以通过购买古巴唯一的电信公司ETECSA发行的“网络刮刮卡”,以每小时2美元(约合人民币13元)的价格登录互联网。

由劳尔·卡斯特罗(RaulCastro)领导的古巴政府此前曾表示,将计划在2020年以前,保证全体古巴人都能有机会连上互联网。而这35个的公共WiFi区域,似乎是这个计划开启的重要一步。据统计,目前古巴全国的互联网普及率大约仅有5%。

科技新闻媒体“母板”(MotherBoard)的记者近日走访了哈瓦那市内多个公共WiFi区域,这些地方往往十分容易找到——熙熙攘攘的街道旁,三两成群的市民,无一例外地低着头,盯着自己手中的电子屏幕。

“他们说我得建个Facebook账号”

哈瓦那自由饭店外,尼尔森(Nelson)和他的妹妹第一次来到这里上网,为了和他们远在美国迈阿密的父亲在网络上即时聊天。

“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互联网了,但我从来就没有上过。”尼尔森告诉记者,“这实在是个有趣的体验,我希望之后还能有机会上网。我知道互联网,但这从来不是我可以用的东西,我甚至不知道能拿它来做什么。我知道它非常大,我希望以后除了和我爸爸聊天以外,还能做点别的,但我能做什么呢?我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东西在那儿,我想我得自己发现,这让人很兴奋。”

路易斯(Luis)坐在哈瓦那一处公共WiFi附近的露天台阶上,摆弄着他手中的智能手机,在此之前,他的朋友刚刚帮他建好了他的Facebook账号。

“我的朋友们一直都在谈论互联网,所以我也决定和他们来这里看看互联网到底是什么。这次是我第一次上网,他们说我得建个Facebook账号,这样我就可以和别的国家的人交朋友和聊天了。他们给我拍了照,现在我要开通账户了。我其实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但我想这里也许值得来,只是为了来看看,学习一下。”路易斯说。

仍然有很多网站无法访问

“母板”报道称,古巴的35个WiFi热点往往都被安装在全国一些能够提供互联网连接的涉外酒店附近,这些地方无一例外地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在你上网的过程中,也时不时会跳出信息提示所有的互联网连接都将被监控。此外,仍然有很多受到古巴政府封禁的网站是无法通过公共无线到达的。

“对于一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国家来说,35个WiFi热点根本不值一提。你能想象在曼哈顿这样的地方,全城只有35个可以上网的地方吗?那太疯狂了。”位于美国迈阿密的古巴人权基金组织负责人何塞·马提内兹(JoseLuisMartinez)表示,“而且它们完全被政府监视和控制着,这种开放其实并不像他们所说的那么有意义。”

即便如此,这些收费昂贵且受到监控的WiFi热点区域仍然挡不住古巴民众的趋之若鹜。

无论是白天或是夜晚,晴天或是雨天,这里永远都聚集着渴望连接世界的人们,他们中的许多人住在郊区,一早便搭乘公共汽车,在换乘了数次后才来到这里,只为通过Skype和远在他国的亲人聊天,建立自己的Facebook主页,打开Google搜索出想要的信息。

尼尔森到达哈瓦那自由饭店之前,他们的伯父威尔森(Wilson)驾车半个小时才把他们从住处送到这里,但这似乎也依然值得。

威尔森说:“从这里打电话去美国非常昂贵,需要2美元(约合人民币13元)一分钟,虽然到这里来我要开半小时车,但我们花同样的钱却能聊一个小时。尽管只是通过文字聊天,但这也好多了,因为依靠我们的收入,打电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供不应求的网络“刮刮卡”

事实上,无论你是通过公共无线还是在酒店内,或是使用古巴政府的计算机房进行连接,古巴民众必须购买ETECSA公司发行的“网络刮刮卡”才能上网。这种卡售价2美元,可上网1小时,这几乎是古巴普通民众一个月收入的十分之一。

据了解,ETECSA公司曾经是古巴政府和意大利电信合资建立的,在2011年成为了古巴政府的全资公司。目前,ETECSA除了负责安装和运营古巴新的公共WiFi热点业务,还同时出售手机、电话卡,运营固话通信和几个古巴为数不多的计算机实验室。

然而,作为古巴唯一的电信公司ETECSA在全国的营业点却经常分布很少,或是大门紧闭,这使得需求巨大的古巴民众不得不通过黑市购买这种“刮刮卡”。

“母板”记者写道:“从很多方面,在古巴‘贩卖’互联网,就和贩毒差不多。”

在哈瓦那街头,他从一个从事黑市生意的年轻人手上买到了“刮刮卡”。“一个绑着发辫的古巴人在一个平台上密切注视着四周,这样他就能轻易锁定像我这样的‘恶魔’,我向他点了点头,他向我招了招手。”

在进行完一系列程序后,记者的手机“活了过来”,在古巴的一周里首次震动,连上了网络。

这名26岁的年轻人叫爱德华多(Eduardo),他平日里主要就通过转卖这些网卡来养活自己。每一天,他都会从他的“老板”处拿到新的“刮刮卡”,而他的“老板”一次能够拿到大约500张。

爱德华多表示,每笔生意他大概都能够挣到0.25美元,但有时碰到不知情的游客,他也会故意抬高价格。而他自己则几乎从不上网,因为这对他来说太昂贵了。

在他居住的一室户公寓里,没有网络连接,里面放着一个电扇、一盏灯和一个炉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以和“科技”搭边的东西。

“在自己房间里上网?这是做梦吧,这不可能发生。”爱德华多点燃了一支大麻卷烟说。

微信搜索“IT之家”关注抢6s大礼!下载IT之家客户端(戳这里)也可参与评论抽楼层大奖!

内资企业设立流程图

中山公司注册地址

中山公司注册

相关阅读